上海公墓长青烈士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512-57756732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长青烈士陵园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殡葬文化

上海墓地_玄奘的墓地在哪呢?

来源:2018-06-07 23:17:41

在“宿雨净朝霞,春风绽百花”的时节,我们专程凭吊了唐代著
名高僧、世界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大旅行家、举世公认的杰出的翻译
家玄类的基地。
    玄类墓地坐落在西安城东南二十公里处的少陵原畔,依川伤
原,景色秀丽。俯视樊川,菜花金黄,麦苗青青;仰望终南,万d6林
立,部郁葱慈……
    来到这里,既末见象帝玉陵那样高耸的墓家,也不见似普通墓
地那样的坟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雄伟的寺院和院内几座不高的
砖塔。寺里的僧人说,这是佛教独特的埋葬方法,玄类的遗骨就安
葬在寺内的砖塔下面。他说,玄类于舷德元年(公元六六四年)囚
寂后,初葬在长安东郊萨河东岸的白鹿原上,因唐高宗每逢看见基
地,都感悲伤,所以总章二年(公元六六九年)迁到樊川北原建塔兴
寺。唐肃宗曾题塔额“兴教”二字,故称兴教寺。
    兴教寺寺分三院,走进正院,看到的是五间红柱碧据的正殿,
殿前左右两侧是建筑别致的钟、鼓楼,殿后面是一座宽敞的四合
院,院内竹兰吐青,桃花争艳,清幽静雅。院北高台上有大殿五间,
同正殿一样供奉着佛像。
    寺的两侧各有跨院一座。东院名曰藏经院,在古香古色的藏
经楼里,藏有古本经及近代影印藏经数千册。西院名叫慈思塔院,
在松拍桃李间耸立着三座砖塔,中间一座高七丈,是玄类台利堵,
用砖砌成五级平面正方形,显得庄重端正,是我国现存的一座最古
的砖砌木构形塔。塔底层北面镶嵌着石刻的‘唐三藏大遏觉法师
塔铭”,铭文详细介绍了玄奖生平事迹。东西小塔各高一丈六,东
面一座是朝鲜半岛新罗王孙子园测塔,西面一座是尉迟敬德侄子
窥基塔。这两人都是玄类高校,生前随玄类学佛求法,死后在玄奖
左右休奉,真可以说是忠心耿驮。塔北有利殿三问,里面陈列着玄
类和这两个弟子的石刻影像,壁间有“玄类行程图”等。
    从“塔铭”和“行程图”中可以看出:玄类的一生是充满传奇色
彩的。但是,也不象《西游记》描绘的那么神秘。
    玄奖俗名陈柿,河南陈留(今河南候师县联氏镇)人。出生年
月说法不一,有说隋开垦十六年(公元五九六年)生,有说陷开旦二
十年(公元六OO年)生,还宵说隋仁寿二年(公元六O二年)生。一
殷以为后一种说法翔实。他兄弟四人,排行第四。十三岁时跟随
二哥陈长捷到洛阳净土寺当少年行者。正好这一年宵府要剃度几
十名僧人,但报名要求剃度的竞有百人之多。他因读的经书太少
未被录取,可他并不甘心,一直站在官府门口等待时机。碰巧被当
时的大理卿郑善果看到,郑看这孩子器宇轩昂,很是喜爱,遂问他
为何要求剃度,出家后又想干什么?玄类回答说;“远绍如来,近光
退法”,献身佛教事业。郑善果觉得这孩子立志可嘉,就破格录取
了他,并且说;“选人最难得的是风骨,如果剃度此子,必为释门伟
器”。郑善果果然慧眼识才,选中了这匹“千里马”。
    武德元年(公元六一八年),正是隋亡唐兴之际,玄类在洛阳生
活发生困难,和哥哥一起,来到长安。唐朝韧刨,兵甲正兴,无暇顾
及僧道,玄类又和哥哥到了成都。跟随两位高憎勤奋学习佛教经
典,两三年时间就读完了能够得到的经书,独立登坛讲授佛学了。
为访名师,他乘船东行,先在荆州天皇寺,后又北上安眠赵州等
地,沿途求师质难问疑。当他听说长安有两位“道扬神州,声驰海
外”的高僧时,玄类又专程到长安向这两位高侣请教。两位高僧同
玄类接触后惊喜地说:你可以说是我们佛门的千里马,未来是属于
你的。
    由于玄类曲勤奋好学,苦心钻研,所以年仅二十余岁,就成了
佛学知识渊博,口才雄辩,警满京邑的名僧了。
    然而,越是精通佛典,玄类越感到佛教经典疑惑不解之处越
多,矛盾越大。为解决“莫知适从”和佛经翻译上的错误,他决心舍
命求真知,亲自到佛教发源地去取经,以释众疑。他和其他倡人一
起,上书唐朝政府要求西去求经,但未被批准。别人就此作罢,唯
他壮志不移,决心不顾政府禁令,来一次西域之行。
    贞现元年(公元六二七年),也有说是贞现三年(公元六二九
年),二十六岁(也有说二十八岁)的玄类,开始了非凡的西域之
行。
    起初,他同一位天水的和尚结伴离开长安。经天水、兰州,到
达凉州(今武成),当时凉州是河西重镇,是西域商侣往来必经之
地。玄类在这里开坛讲经,深受佛门弟子欢迎,远在百里之外的佛
教徒,崇奉佛教的西域商人,纷纷赶来听讲,一致称赞他学问高深,
才德过人。西域商人还把他西去求经的消息告诉本国人民,有的
地方早已洒扫而待了。
    那时,唐朝新立,为防止西突贩入侵,对西部边疆防守极严,
禁止百姓随意西行。所以凉州都督李大亮得知玄类要西去的消息
后,硬通着他国长安。幸好河西和尚领袖慧成很器重玄类才干,赞
成他西行的主张,遂派了两个和尚偷偷地把他送走。从此,玄美开
始了日伏夜行的艰苦的潜行生活。
    经张按,过酒泉,一路乎安无事。来到瓜州(今甘肃安西县)
后,遇到了周折。达一带防守极严,他骑的马又在途中死去,更不
知西去的道路,一时无法上路,滞留了一个多月。这样,凉州严查
捉拿他的朋文发到瓜州。瓜州的一位官员也认出了他,并对他进
行盘查。但当玄类据实讲出了西去的原因后,这位官员深受感动,
当面撕毁服文,帮助他买了马匹,雇了一位多次往返过伊吾(今哈
密)的胡人为他带路。这位胡人带玄类偷渡过玉门关附近的葫芦
河后.藉口家有拖累,不敢违反王法同他一起西行。玄类无奈,谢
过胡人后只身西行了。
    走了没有多久,就见到玉门关的烽火台。玄类怕被守台官兵发
现,白天躲进山沟,晚上赶路。当他走到第一座烽火台西面水源处
补充用水时,被守台官兵发现,带去见烽火台校尉(店时管三百人
左右的武官)王样。玄类讲了自己情况后,王样担心他一人到不了
印度,劝他哲回敦煌,并说自己认得那里两位法师,愿为他引见。玄
类谢绝了,一再向王详表白西去的决心。他的诚心壮志感动了王
样,王让士兵盛满水,装上干粮,亲自送他西去。临别时还告诉他
说:“第四烽火台由我同宗王伯陇把守,可找他帮忙。”有了王样的
介绍,第四烽火台果然对玄类十分热情,为他补充水和干粮,告诉
他可直接到野马泉取水,不要去第五座烽火台,免生意外。
    玄类走了百里,忽然风沙滚滚,大野漠漠。再加上为躲避第五
烽火台的盘查,走不多远就迷失了方向。转来转去,始终找不到旅
人赖以活命的野马泉水源。谁知祸不单行,他在饮水时,又失手打
翻了盛水的皮袋,随身带来的水全部流光了。没有水,怎能通过这
干涸的沙海,他只好返回。刚往东走了几众他忽然自责起来;“才
通到一点困难就却步不前,怎能完成取经的重任……”。想到达
里,他毅然拨转马头,冒着风沙继续向西定去。五天四夜,他滴水
末进,口于舌裂,奄奄一息。正当他坐以待毙队他乘坐的这匹识
途的老马,驮着他找到水源,才得以死里逃生。
    冲出了莫贺延馈,来到伊吾。然后一路顾风到达高吕(今吐鲁
番)。高昌国王是个佛教徒,早从由内地回来的商人口中知道玄类
大名,对他招待殷勤,尊重异常,恳切地盼望他留在高吕宏扬僳法e
玄类不肯,高吕围王遂赠他黄金百两,银钱三万,续绢五百,马匹三
十,随从二十五人。并修书沿途各国,请他们派人护送玄类西行。
临别时,又倾城相送,痛哭而别。
    玄类在高吕国王的帮助下,顺利地通过焉青、龟兹、跋录边(今
阿克苏)等地,从凌山(穆素尔岭)进入天N4C麓,凌山是丝绸之路
越过天山的重要孔道,山路墒呕,长年积雪。他们在这里悬釜而
炊,席冰而卧,走了七夫,才得通过。高昌国王所派人马,十有三、
四被冻死在这里。过了天山,他沿着大清池(现在苏联境内的伊塞
克湖)西北行,来到西突照首府碎叶城(今苏联托克马克城附近)o
在这里受到西突顾可汗的友好接待,赠绢五十匹,派缆汉语的人护
送玄类西行。那时,西突照控制着中亚许多地方,在其护送下,玄
类顺利地通过中亚许多国家,到达丝路的另一重要的隘口铁门(在
苏联乌兹别克杰尔宾特西),越过这个山势奇险,练立于仍,中间仅
可过一骑的险关,到达吐火罗国(今阿富汗北部),然后沿阿姆河入
大雪山(今兴都库什山),再南下到今天的巴基斯坦、北印度。
    玄类经过两年多的艰苦跋涉,历尽千难万险,终于来到了印度
的王合城那烂陀寺(今印度比哈尔邦巴腊贡),这里是当时印度的
文化中心、佛教圣地,有印度最大最壮丽的寺院,主客僧徒达万人,
寺中有能解五十部经的高僧十人。寺院的负责人戒贤法师学识渊
博,镕秀年青,被奉为宗师。玄奖在这里受到倡众欢迎,生活上享
受十值高僧才能享受曲待遇——出入乘象。他拜戒贤为师,在这
里苦谈五裁,升为那烂陀寺的副主讲。随后,他离开这个寺,由东
印度到南印度,再由南印度到西印度,所到之处,求贤访能,虚心求
教,沿途阅读了各地大量藏书,学业上有了飞速的进步*再次返回
那烂陀寺时,戒贷让他主持寺院的佛学讲座。由于他对大乘经教
义提出了不少新的独到的见解,听众非常赞服,他的声望也日益提
高。
    玄类在印度期间,正是印度学术辩论兴盛时期。有次,一位婆
罗门教徒写了四十条经义,挂在那烂陀寺门口,狂妄地说:有人能
破其中一条,甘愿把头割下来。几天过后,无人效应。玄类挺身而
出,与他辩论,把他批驳得哑口无言,只得实行其诺言。但玄类赦
免了他,受到人们的称赞;那时,印度侍奉大乘和小乘经典的人最
多,而这两个学派各持一端,形同水火。一次,一位小乘和尚写了
一部“破大乘论”,自以为天衣无缝,并且说大乘休想破其中一字。
为比试两派高低,戒日王倡议在戒日王都城曲女城(今印度北方
邦坎诺吉)举行一次规模宏大的经典教义答辩会,应邀参加的有五
天丝十八个国家的国王,六千多瞎蕴经义、造诣宏深、能言善辩的
僧侣。玄类被推举为这次规模空前的集会的论主。大会进行了十
八天,玄类连续讲了十八天,始终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台反驳他的精
辟的论述。自此,玄类名声大震,被视为五印度的第一流学者,无
论是大乘还是小乘,没有一个人不敬佩他的。
    功成学就,求法的目的已经达到,玄类决定返回祖国。戒日王
闻讯,挽留再三,说是只要他留在印度,国王愿殷勤侍奉,并为他修
造一百座寺院。但这些许诺未能改变玄类回国的决心。戒日王无
奈,遂送金钱三千、银钱一万、大象一头,怀着惜别之情,亲率数百
骑,相送数十里,呜咽而别。戒日王还致书沿途各国,请其护送玄
类返回唐境。
    由于出国时未经政府批准,玄类回到于阂后,便上书唐太宗表
白曲衷。他在信中说,当初为了访学,所以不顾身命和违反宪章,
私自前往天丝,践流沙之浩洽,砂雪蛤之纪巍,铁门医险之涂,热海
波涛之路,行程达五万余里。虽然各地风俗千差万别,艰难危险万
千重,但凭着中国之国成,所到之处都通行无阻。唐太宗收到他的
信后,即传手偷,命于闻王等,沿途派侠役马匹,护送法师。
    贞现十九年(公元六四五年),玄类经丝路南道平安返回长安。
抵长安时,自繁华的米雀大街至弘福寺,欢迎的人长达数十里,闻
城溢郭,多达百万,锵钩济济,盛极一时。归来后,店太宗曾两次接
见了他,同意他在弘福寺专心著译。贞观二十二年(公元六四八
年),皇太子李治为纪念他死去酌母亲文德皇后,下令修造了慈思
寺.玄类奉命移入慈思寺译经。玄类在这里设计和修造了一座佛
塔,作为收藏从印度取回佛经之用。这座培就是现存的大雁塔。玄
类在慈思寺时,常有京城的人们前来礼遏,他患于喧闹,就向高宗
奏请逐静翻译,效准移于“宜君山故玉华宫”。从显庆四年(公元六
五九年)十月起,玄类一直在玉华宫从事繁忙的佛经翻译工作,直
至病逝。
    玄类虽然载誉佛门,但是,他却是以伟大的旅行家和翻译家而
闻名子世的。在他六十多年的生涯中,有大半时间是从事旅行和
翻译工作的,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丰硕成果,为世人所称颂。
    玄类自贞观元年(公元六二七年)离开长安,到贞现十九年(公
元六四五年)返回长安,先后用十八年时间,迫游了印度、巴基斯
坦、孟加技、尼泊尔、中亚及我国新疆境内的一百三十八个古代的
国家,行程五万余里。他口述,辨机笔录而成的《大店西域记》,以
生动的文笔,流杨的语言,翔实地记述了这些国家的地理环境、山
川形势、物产气候、道路交通、种族人口、风土习惯、宗教信仰、衣食
住行等方面的情况,成为研究今天中西交通、印度和中南亚各国历
史地理的极为珍贵的资料。古印度的旧叉姑罗的废墟、王台城的
旧址、鹿野苑的古寺、阿肪陀石窟和著名的那烂陀寺遗址,都是根
据《大店西域记》的记载发掘出来的。世界上从事中亚和南亚史、
文学史、哲学史的学者,也把这部书视为至宝,当成重要的基础材
料。
    玄类自贞观十九年(公元六四五年)返回长安,直至鳞德元年
(公元六六四年)因寂,先后用了十九年的时间从事他自印度带回
的六百五十七部佛经的翻译工作。他精通梵、汉两种语言和文字,
又深明佛理,因而其译著详明准确,顺理成章,开创一代新译风。他
主持的译场,在唐太宗、唐高宗的支持下,曾焙赫半个世纪,为我国
培养出了许多翻译精英,使中国的佛经翻译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
他一生共翻译出佛教经典七十五部,凡一千三百三十五卷,几乎占
我国翻译出的佛教经典三分之一。玄类不仅将大量梵文经典译成
汉文,而且还将汉文经典译成梵文。印度佛学名著《大乘起信论》
曾经失传,玄类就将这韦书的中文本译为梵文,使之重新流传五天
丝。
    千百年来,玄奖的伟大精神始终受到我国人民的尊重。在唐
代,就有人把他取经的事迹编成了故事。末代,有人把他的事迹,
写成了《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金代,人们根据他的事迹,写成了
《唐三藏》院本。元代,演出了杂剧《唐三藏西天取经》。明代,小说
家吴承思以其事迹为基础,写出了胺炙人口的著名神话小说《西游
记》。这些作品中的唐三藏的形象,已成为鼓舞人们克服困难,勇
于进取的榜样。
    玄笑的伟大精神,同样受到世界人民的崇敬。日本佛教法相
亲称玄类为始祖,日本学术界组织了《玄奖学会》,出版了《玄类纪
念集,;印度人民称他为圣人,印度的博物馆里陈列着他负发求经
图像,历史书中赞扬他的功绩,甚至教科书部部有《玄类》一课;许
多国家的著名学者成立了以研究玄类及其著作的组织,广泛地开
展着纪念玄类的活动;玄英的《大唐西域记》先后被译成法、英、日、
等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泛流传着。
    兴教寺曾多次被毁,大部份建筑部是解放前后修建的,唯有三
座舍利塔是唐代原建,虽经千年的风风雨雨,仍然保存完好,屹立
人间,成为玄类伟大精神的象征。
上海墓地网站上海公墓网整理发布

上海墓地价格免费咨询,上海公墓价格适当优惠 ,上海公墓免费上门接送!

关键词: 上海墓地,浦东墓地,嘉定墓地,奉贤墓地,金山墓地,上海公墓,上海周边公墓,上海周边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