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长青烈士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512-57756732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长青烈士陵园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殡葬文化

唐代家庭高度重视《孝经》教育

来源:2022-01-17 10:20:41

    《孝经》是儒家孝道理论的集中体现,也是古人践行孝道的圭桌。唐人将《孝经》教育置于优先的地位,唐玄宗在《令孝经参用诸儒解易经兼帖子夏易传诏》中说:“《孝经》者,德孝所先”。唐代规定在校学生必须学习的儒家经典为《孝经》和《论语》。科举考试当中《孝经》和《论语》同样是必考科目。

               上海公墓,长青烈士陵园

            410.jpg

    唐玄宗更是煞费苦心两次亲为《孝经》作注,并命元行冲为《孝经》专门作疏,还“救自今已后,宜令天下家藏《孝经》一本,精勤教习。学校之中,倍加传授。州县官长,明申劝课焉”。这样使得《孝经》成为唐朝每个家庭的必备的孝道教育经典。《唐故朝议大夫梓州长史杨府君碑铭》记载,杨越死后,“遗令薄葬,不藏珠玉,唯《孝经》一卷,《尧典》一篇,昭示后嗣,不忘圣道”。由此可见唐人对《孝经》的重视,对《孝经》的重视实际是对孝道的重视。一般小孩学习儒家经典,大都从《经》、《论语》开始。《唐故太原郡王处士墓志铭》记载,王仲建“及成童,伯仲以孝经授”。《唐故唯阳太守赠秘书监李公神道碑铭》记载,李少康“七岁受《孝经》至《丧亲章》捧书孺慕,哀硬不食,邻伍长幼,为之涕泅”。李华在《与外孙崔氏二孩书》教导外孙“汝等当学读《诗》、《礼》、《论语》、《孝经》,此最为要也”。《孝经》教育在提高家庭成员孝道意识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旧唐书·良吏传》记载:“开元中,(韦景骏)为贵乡令。县人有母子相讼者,景骏谓之曰:‘吾少孤,每见人养亲,自恨终天无分,汝幸在温清之地,何得如此?锡类不行,令之罪也。’因垂泣呜咽,仍取《孝经》付令习读之,于是母子感悟,各请改悔,遂称慈孝”。  《唐故太原郡王处士墓志铭》记载,王仲建学习《孝经》之后“稗专就养,克扶竭力之仁。捧药问安,式展因心之孝。衔酸茹恨,泣血弯苍。僻地扣心,几将灭性于庐次”。《故常州刺史独孤公神道碑铭》记载,独孤及“幼有成人之量,秘监府君亲授以《孝经》常州一览成诵。秘监问日:‘汝志于何句?’对曰:‘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是所尚也。’……成童丁秘监忧,勺饮不入口者累日。先夫人同郡长孙氏,谕以不可灭性之义,由是微进擅粥,杖而后起,既免丧,加于人一等,乡族称其孝焉”。由此可见《孝经》教育强化子女的孝道意识,提高行孝的自觉性上作用显著。